当今峇南 BaramKini

(记五)咬牙忍痛的本南人

图 / 文:Pidang
** 注:Pidang,为本南语,意为果实花。在此趟峇南内陆之行的机缘下,得到本南老前辈兼村长为之命名。

5_3

团队每晚在不同的本南村进行讲座。随团有一名西马LK针灸师,每次讲座后会为村民提供针灸服务,有时第二天还会被“请”前往村民的府上,为生病及喊疼叫痛的村民针灸。

LK说,前来检查的本南人都说“我这裡(腰)很疼”、“我哪裡(背)很痛”,都是sakit、sakit、sakit(痛),疼痛的部位还包括腿部、手臂、手指等。估计疼痛起因是长期劳力、过度劳动、不正确使用身体四肢等所造成的肌肉或部位伤害。

不禁想起长期滑手机、打键盘、长坐电脑前所引起的身体疼痛,这应该与本南人所面对的疼痛问题大同小异?

那么,针灸可以减轻他们的疼痛吗?LK说,就算针灸解决了今天的疼痛,但如果明天还是错误以身体姿态去劳动的话,疼痛问题还会出现。

5_2针灸–我相信绝大多数的本南人是第一次见识针灸,报名要检查的村民,有少数看到针是插到人的皮下,就摇头说不要针灸了。也有的是怕针,整个过程是闭着眼睛,甚至肌肉会变得僵硬….

有时,我和bunga也充当LK的“送针小妹”及“拔针小妹”,一个为LK送针增加治疗速度,一个去拔掉LK插在病人身上的针减轻LK工作量。两个人三脚猫功夫,竟也有机会替LK分担一点点工作,只差没成了他的徒弟。

看着病人一张张对“治疗”渴望的脸,不禁想到如果以后有病有痛,他们来得及就医吗?–或说他们有机会求医吗?本南村没有诊所,本南人生病了、身体疼痛了怎么办?

第一:等飞行医生,不过讲好固定时间来服务的飞行医生不一定会出现。第二:等待医药志愿团体组团进入本南村服务。第三:搭船+走路+搭车去城市看政府诊疗所。第四:自己找祖传药方或秘方治疗。第五:忍,忍到自动好或痛到死。

一次早晨,在厨房跟一个本南少妇聊天,我认得她在前一晚接受LK的针灸,因此就问她身体好些了吗?她无奈的说,过去要用钱买药、要经常买药、没钱没药…我想,她们应该很需要钱买西药?此时此刻,我只能跟她分享一些我的保健方法。

想到这个村子的现况(住在这村的村民有无“赚钱”的机会?),短短一天一夜的逗留,不足以了解本南人的日常生活,就算是听到一些故事,也不一定准确,除非留个一年半载进行观察及记录,一两个月跟他们生活,才能釐清他们的生活习惯及模式,站在他们现有的处境及条件,来解决他们现在所面对的问题的可行方法。

5_1

(下回记事:《加央精英—有读书的菲力尧(Philip Jau)》)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Follow 当今峇南 BaramKini on WordPress.com

无活动预告

%d 博主赞过: